力成文学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散文精选 > 优美散文 >

老梨树

发布日期:19-01-25       文章归类:优美散文       标签:
       
  春天来了,老屋门前的那棵老梨树,是不是又要开始发芽了?也许,你一定会问,春天草木发芽那是一层不变的规律,可对于那棵老梨树却不一样,它长出的每 一个枝芽都要花费很大的力气,我之所以这么说,是老梨树真的老了,它努力的支撑着,迎着风,站在老院子里,皲裂的树干与老屋一起诉说着岁月的沧桑,记 载着我童年如歌的回忆。
  老梨树在建老屋的时候,就在老院子里了,是奶奶当年亲手栽下的。
  爷爷和奶奶是有故事的人,这些在我以前所写的文章中提到过。当年爷爷和奶奶逃荒来到东北,托人买下这座老宅子,这里是爷爷奶奶的第二故乡,是他们奋斗 半生的家园,直到生命的终止也不曾离开过这里。
  我的童年是在老梨树下长大的,老梨树密密的年轮承载着我童年美好的回忆。春天,梨花盛开了,满树的梨花似雪一样的白,一朵朵簇拥着,特别的好看,把老 屋装点的分外妖娆。迷人的花香在空气中飘散,随着轻柔的风,挤过破旧的木门,蔓延到小巷深处。
  奶奶喜欢坐在树荫下做针线活,在树下放一个小桌子,桌子上放着奶奶的针线笸哩,奶奶带上一副老花镜,盘腿坐在桌子旁,奶奶做针线活特别认真,一针一线 都很仔细,穿着奶奶为我做的鞋子去上学,不知投来了多人羡慕的目光。奶奶的针线活在村子里是数一数二的,做鞋、织毛衣、做衣服样样都很拿手。因此,很 多的乡里乡亲经常来找奶奶做活,奶奶无论多忙,总是来者不拒。我知道奶奶是在用另一种方式答谢乡亲们,当年刚搬进村子时,村民也给予了我们很大的帮助 。奶奶经常说:做人要懂得感恩,也一直这样教导我们。
  夏天的夜晚,我喜欢坐在老桃树下乘凉,微微的轻风,在老树的枝叶间散开,青涩的白梨随风不停的跳动。这时,收拾完碗筷的奶奶会坐在我身边,给我讲故事 ,很多次我都是在奶奶的故事声中进入甜甜的梦乡。
  奶奶总是叮嘱家人,要看好满树的白梨,生怕鸟雀祸害。等白梨做果了,看梨树的活就成了我义不容辞的责任。可是,鸟儿实在是太多了,赶走了一只,过不多 时,又会飞来两只、三只,趁你不注意就会捉食白梨。奶奶看着被鸟儿捉食的白梨特别心疼,要知道,小小的白梨是用来填补主粮不足的。
  奶奶对这棵老梨树爱护有佳,定期的给梨树上粪浇水,修剪枝叶,在我童年的记忆里,这棵树长势繁茂,可以说是老院子里一处靓丽的风景,带给我童年无限的 快乐。我和小伙伴们在树下,玩石子、弹玻璃球,赢了一大盒子的玻璃球,那是童年一段引以为傲的经历,现在想想还意犹未尽。
  秋天,是白梨成熟的季节,满树黄灿灿的白梨果在阳光下煞是好看。奶奶是热心肠,摘下来的白梨还会送给邻居一些,奶奶经常说,远亲不如近邻,奶奶忘不了 当年进村时,乡亲对她的帮助,那段苦难的岁月,淳朴的乡亲们在互相的帮衬中度过。
  奶奶对这棵梨树的感情极深,在她的心里,这棵树就是我们家庭的一份子,要知道饥荒之年它可是立过汗马功劳的。那时的粮食不足,甜脆的大白梨就成了我们 充饥的好东西。每年的秋后,白梨成熟的季节,是我们最高兴的时候,把采摘下的白梨小心翼翼地放在竹篓里,那样子特别的谨慎,生怕碰破了白梨的表皮,影 响储存的效果。奶奶是持家的好手,把卖相好的白梨储存在菜窖里留着冬天吃,差一点的做成白梨罐头,奶奶做的白梨罐头特别的好吃,至今回想起来还让我垂 涎欲滴。
  那年修建院墙时,全家人为了这棵树还争论不休,依爷爷要把这棵树挖掉,奶奶坚决不让,虽然现在的日子好过,不在怕挨饿了,可这一树的白梨是当年全家人 填饱肚子的食粮。奶奶说:只要它在,就觉得日子有依靠,觉得踏实。只因这棵树占地位置正好阻碍了院墙的修建,院墙不能取直,想要留下这棵树,院墙就得 弯曲绕过,这样院落不整洁,院子出入的过道也变得特别的狭窄。最后,没能砍下老梨树,弯弯的院墙在老梨树的旁边绕过,每每想起,那弯弯的院墙,那棵枯 黄的老梨树,一种思乡的情愁就萦绕在心间。
  奶奶是在老宅子去世的,那年的秋天,白梨果结的格外的多,金灿灿的挂在树间,像奶奶的笑脸随风摇曳着,融进了我的心里。奶奶走了,大红的棺材就停在老 梨树下,刺痛了我幼小的心。从那以后,老梨树失去了以往的风采,枝叶不再繁茂,老梨树老了,枯死的树干,经不住岁月的磨砺,干瘪的枝芽无力的生长着, 再也没有了活力。
  后来,我去县城里念高中,很少回家住了,总是偶尔想起那棵老梨树,想起奶奶,想起过往的岁月,禁不住潸然泪下……
  我工作以后,父母都随我进城里住了,老院子孤零零地站在乡村的风中,独自守望,那棵老梨树,无力地支撑着,守望着故人的归来。



力成文学